130999.com香港平特坛与你同行

谁能在731特种监狱中生存2年之久?他就是909号结局却在意料之内

发布日期:2022-05-12 21:5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原标题:谁能在731特种监狱中生存2年之久?他就是909号.结局却在意料之内

  这里是i看i想,今天我们来聊一下:731部队监狱里的909号。编号909:为何能让狱友 、731人员都“言听计从”2年之久,后来如何?

  在7号监狱里有一个“马路大”,编号909,他是一个中国青年,身体强壮,身高1.75米,头脑敏锐、有很强判断力,能通晓日、俄、英三国语言。

  909号于1940年中秋节前后被捕。在731部队里“马路大”消耗如流水一样,909号居然能在这里生存了2年时间,都还没有倒下,这确实是个奇迹。

  909号平时常对他们说:“我之前一直在苏满边境当警官”、“就因为怀疑我是间谍,就把我抓到这里来了。我是无罪的。”、“我有一个10岁的女儿。我突然消失之后,她必定会很担心。我想早点回家去。”、“每年中秋节时,我都是和女儿一起过的。”

  在731部队里,“马路大”是不被当人来看待的,只有一个编号,只不过是一株烂“木头”“材料”而已,与作为被实验的老鼠、跳蚤并没有什么不同。(详情可以参阅"

  由于“马路大”被消耗的速度太快,“犯人”和731部队人员之间并没有什么交流。但像909号这样的“老囚犯”,在731部队里中却是无人不知、无人不晓。

  对731部队的人员来说,“马路大”虽然被当成“材料”、“木头”,但毕竟还是人,是有反抗意识的,每次实验还是要费许多力气去执行,殴打、强制进行实猃。若有人帮助在牢房里进行协调,办起事来就省事多了,909号就被选中了。

  909号懂日语,自然就成了731人员和“犯人”之间的“翻译官”,731人员也愿意接受他的帮忙。909号可能也意识到,大家都是不可能出去的“狱友”,若能在死掉之前,争取改善一下生活环境,也还算是最后一点欣慰吧。于是他经常代表“狱友们”,向731人员提出改善饮食和待遇的要求,这样909号也颇得“狱友们”敬重。只要有他召唤一声,抽血、号脉、测体温等事情就可以顺利进行。731人员对909号也高看一等,偶尔还偷偷为他送些治伤药品。

  909号对面熟的部队人员,也积极打招呼问道、聊家常、甚至还送他们一些自己在“空闲时间”里制作的中式女鞋。731人员也乐意与他一起交流。

  909号入狱后第二年,即1942年中秋节前后,731队长石井四郎因为“贪污”问题被撤调回到了日本,新来的部长北野次政,还一同带来几名心腹,其中之一就是负责研究霍乱和赤痢的秋贞。

  秋贞班想研发出赤痢预防疫苗,为了能准确地检验疫苗的有效性,他们想要些赤痢重症患来测试者,病例越多,数据就越可靠。于是,他们决定迅速“制造”一批赤痢患者。秋贞班选用了8名以上的“马路大”来“制造”赤痢患者,这里面也包括了909号。

  为了尽可能地减少由于个人差异而造成数据误差,他们制定了实验流程如下:准备健康的“材料”-注射赤痢活菌→等病发→注射预防疫苗→解剖作标本。

  为了得到健康的“材料”,秋贞班把领到的“马路大”集中到同一牢房内,供应他们有充分营养的饮食,并进行两三周的健康管理,每天仔细地进行健康调查,把头重、头晕、食欲、排便和脉搏状况的资料,并写入每个人的“病历”中。

  “马路大”调理好后,实验就正式开始了,秋贞班给“马路大”们进行预注射,并待“马路大”们身上产生的副作用都恢复正常后,就把混合了来自猪和牛的胆汁,逼他们喝下去。

  胆汁味道很苦又难喝,为什么要喝猪、牛的胆汁呢?这是为了增强肠胃消化吸收能力,从而促进对赤痢活菌的吸收,这就是“餐前开胃汤”。

  马路大们已经积累和继承了许多让实验失败、自己能生存下去的智慧和经验。在被迫喝下药物之后,都会偷偷用手指扣喉咙,把喝下去的东西吐出来。

  若此时“餐前开胃汤”胆汁被吐出来,实验的数据就会不准确了,所以,为了不让“马路大”有机会吐掉胆汁,731人员就会掐着时间与“马路大”进行杂谈。15分钟以后,再交给“马路大”们一个小玻璃容器,里面装的正是有赤痢活菌的营养液。“马路大”们都知道,一旦送来装有活菌疫苗的容器,自己很可能就要死掉了。无奈之下,只能把杯中的东西一饮而尽,从第2天开始,909号他们就发生了剧烈的腹痛和腹泻,这说明“餐前开胃汤”起效了。

  现在到了正式试验预防疫苗的时候,但预防疫苗却不见有效果。909号出现剧烈的腹痛和腹泻,发生严重脱水。牢房内预备的器皿中积满了脓血便,但还散发出恶臭就被送往研究室。

  第三天,909号还没死掉, 他就被送到了解剖室。“切开腹部时,909号的尸体还冒着热气。”、“对909号,至今我心灵的深处仍感到有些疼痛。”

  “若说909号因患赤痢而死去,这样说也许有点残酷。但是,这还算是好的。如果经受住实验而活了下来,那么还得经受冻伤实验和毒瓦斯实验,遭受二遍、三遍苦。”

  对“马路大”来说,活下来仅仅是实验次数的多少和实验时间的长短而已。据原秋贞班人员说,在战后的岁月里,他总不能忘记909号临终时的情景。“每年临近中秋月明时,总是被909号的恶梦魇住。在梦中,我乞求他宽恕我,浑身的冷汗都湿透了被窝。”

  随着后来美国对当年731档案的解密,当然解密的档案也只是日本原始档案的一小部分,很遗憾没有找到909号的图片。他的命运最终与26号、318号、320号、328号这些受害者一样,从活生生的人变成了纸上的解剖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