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0999.com香港平特坛与你同行

香港是如何走向消亡的?

发布日期:2022-03-28 23:3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后来,袁嘉敏回忆这件事,她说王晶的要求很高,他想找一个很自然的女演员,自然要看身材是否匀称,由头到尾肤色是否一致,他不希望女演员只有一对大胸。

  试镜的结果尽如人意,袁嘉敏成功入选,成为这部「轻情色喜剧片」的主演之一。

  试镜,并不是王晶的专利。许多导演在拍摄时,都会要求女演员在试镜时要有不同程度的裸露。

  用他们的话来说,只有当女演员「坦诚相对」的时候,才可以知道对方的真实身材,并且知道对方对于裸露戏份、激情表演的接受程度。

  上世纪90年代,一个年轻的男学生走在油麻地闹哄哄的大街上,一抬眼,印着两个女人的电影海报就映入眼帘,男学生不由得怒从心头起。

  那个年代是香港三级电影蓬勃发展的年代,尤其以其中的色情三级电影最为泛滥。

  而这一切,都要从上世纪六十年代西方掀起的「性解放」运动说起,这一潮流轰轰烈烈地展开后,情色电影也开始在荧幕上春潮泛滥。

  作为当时亚洲影视业的巨头,香港电影自然也紧随其后,玩起了「脱衣秀」,于是便有了邵氏电影的风月片。

  香港风月片诞生于香港实行电影分级制度之前,因当时这一类片子都多以古代风月韵事为内容,习惯上人们将其称之为风月片。

  其中,以邵氏电影的导演李翰祥的风月片最具代表性。事实上,李翰祥拍电影从来志不在其中的风月桥段,更在意其中展现的世情百态和历史渊源。

  1971年,出走台湾的李翰祥铩羽而归,返回香港,想重返邵氏。《大军阀》便是他与许冠文合作,想要向大老板邵逸夫证明自己的票房号召力尚存的作品。

  《大军阀》果然叫邵逸夫赚了个盆满钵满,也开启了邵氏乃至于整个香港电影的风月片浪潮。

  当时有时间有金钱去电影院消遣的,无非是所谓的中产阶级,自然荧屏上的女郎形象也以生活于中产阶级,衣食无忧的“寂寞少妇”为主。

  在《大军阀》中,初上荧幕的胡锦尽显狐媚风骚,将一个风流又风骚的寡妇形象塑造得入木三分。

  胡锦生于江西,长于台湾,母亲马骊珠是有名的梨园子弟,自然的胡锦也女承母业,一直跟着母亲学唱戏,从小就很有登台的经验。

  认识李翰祥之后,她跟随李翰祥从台湾到香港,之后就在《大军阀》中饰演风骚寡妇一举成名。

  丈夫死后不甘寂寞的她选择找人偷情,被小叔子撞见之后立马反过来污蔑是小叔子对自己见色起意,想要奸辱自己。

  一张甜美流畅的鹅蛋脸,一双妩媚风流的妙目,目如点漆,唇边一点美人痣更为她添了几分媚态,眼波流转间,个中情愫已经像钩子一样勾住了万千观众的心。

  在大军阀之后,胡锦又一连演了多部李翰祥执导的风月片——《风流韵事》《军阀趣史》和《金瓶双艳》,可谓是当时邵氏的当家艳星。

  尽管胡锦拍了不少风月片,但是从来没有在戏中真正裸露过,一应裸露戏份都是由裸替完成。

  和胡锦不同,《大军阀》的另外一个女演员一上来就贡献了一段戏份,她就是狄娜。

  关于狄娜的出演,最后也演变成一段罗生门。狄娜声称是李翰祥哄骗自己,迫于无奈才拍下的;而李翰祥则称狄娜主动找自己要求拍这部戏的,事先也看过剧本了。

  不管这件事真相如何,《大军阀》之所以可以在当年拿下那么高的票房,固然少不了李翰祥和许冠文的功劳,但是最重要的还是狄娜在电影中的惊艳一脱。

  就在大众以为能继续在荧幕上一观美人胴体的时候,狄娜却在拍完手头的片约后就宣布息影,并且此后再也不拍脱戏。

  倘若说七十年代邵氏的风月片讲的是“寂寞少妇”的故事,那么八十年代的风月片更多的是抒发“春闺少女”的春情。

  当时香港经济愈发繁荣,电影院也不是某个人群特有的消遣了,自然就要迎合更多人的口味。

  于是八十年代最负盛名的双叶——叶子楣和叶玉卿登上了历史舞台,不同于狄娜、胡锦、邵音音那样有着圆圆脸蛋、性感白润的少妇形象,她们都楚腰纤细却波涛汹涌,衬上一张巴掌大的小脸,显得分外诱人。

  风月片刚露苗头的时候,叶子楣还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妹妹,一人坐在课室里,心思却飞到没边了。

  中学毕业之后,她干脆就不读书了。之后她兜兜转转,考进了亚洲电视第三期演员训练班,成为了一个艺员。

  而这时,香港电影等级制度也应运而生,1988年香港颁布了新的法律——香港法例第392章《电影检查条例》。

  由这开始,香港开始实行电影分级制度,这也意味着将有更多的正式登上电影舞台。

  凭着出色的本钱,没多久,她就搭档胡慧中、吴君如、惠英红等人出演了嘉禾电影《神勇飞虎霸王花》,此后「波霸」之名便不胫而走。

  关于这个绰号的来源,有一说是当时叶子楣有一次在赌船上拍戏,恰好那场戏她穿了一身极抢眼的红色比基尼泳衣,好身材显露无遗。

  一个工作人员见状,有意朝她喊了一句:“哇,好大波!”一时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这句话叫得集中在叶子楣身上,媒体的闪光灯也闪个不停。

  第二天,「波霸」的称号就和叶子媚的玲珑身姿一起呈现在香港各大娱乐报刊上。

  为了好好地保障自己的本钱,叶子楣还特意在美国为自己的胸买了两百万的保险,是香港有史以来第一单「人体保险」。

  尽管在《霸王花》中靠身材博了关注,但是真正叫叶子楣声名鹊起的电影,还是蔡澜监制的《聊斋艳潭》。

  在《聊斋艳谭》之后,叶子楣又趁热打铁追拍了多部,奠定了自己「皇后」的地位。

  虽然叶子楣的角色多以她的胸为卖点,但是她出道多年来,从来没有真正的露点演出。和胡锦一样,她在电影里的暴露戏份都是由裸替帮忙完成了。

  对于大众只关注她的胸,其实她也有过苦恼。她自觉自己的脸也不差,可是每次拍戏,导演都只会让她衣服的领口低一点再低一点,甚至直接在胸口剪个洞。

  和叶子楣相似,叶玉卿也拥有一副好身材,不过她比叶子楣相比更豁得出去。眼见自己选完亚洲小姐也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出头,她干脆把心一横,给一个周刊拍了露点照当封面,成为当时当之无愧的话题女郎,风头无两。

  在此之后,她迅速接拍了「激情三部曲」——《情不自禁》《我为卿狂》和《卿本佳人》,如愿以偿地打响了自己的名号。

  虽然叶玉卿决意「封衫」不再脱,但是香江还有很多亟待出头的女星,其中如陈宝莲、周弘、翁虹等人便紧随叶玉卿的步伐,选择了一脱搏出位,一起打造三级情色片大繁华。

  在李翰祥之后,拍三级剧情最出名的导演便是王晶,他对女演员的鉴赏能力极佳,称得上是香港背后的无冕之王。

  和几年前的双叶又有所不同,王晶镜头下的性感女星裸露更少。不再单纯强调女星的妖娆身姿,而是更多地发觉她们的个性魅力,以恰到好处的性感杂糅纯真,眼波及处,又多几分诱惑,个中翘楚当属邱淑贞。

  1987年,邱淑贞参选香港小姐,本来是当年夺冠的大热门,没想到中途被同场的候选佳丽黄莺爆料曾经整容,她怒而退出。

  早在她参选香港小姐时,王晶已经开始留意她了。之后,王晶更是为她量身打造一部,将其捧成全港男人的欲望。

  性感娇俏的女杀手,一双黑色长靴,一条紧身短裙,加上一头微卷的长发,明明风情万种,却手持枪火平添了一份诱人的危险,邱淑贞为带来了不一样的性感。

  但是娱乐圈的美人层出不穷,很快地,就有新的欲望女郎顶上邱淑贞的位置,而且一来就是两个姝色佳人。

  李丽珍进娱乐圈实属误打误撞,年少时的她根本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影视这一行业,一心想着当一个空姐,不但可以世界各地到处飞,还充满了神秘感。

  因为身高不够的她被航空公司拒绝,眼见着空姐梦不成,没想到模特的副业反而发展得愈发有声有色起来,广告不断不说,更有大导演麦当雄亲自找上门来邀约她担任自己的女配角。

  就这样,李丽珍正式踏入演艺圈。演了几部电影之后,她就被黄百鸣的新艺城签下,和袁洁莹、陈加玲、罗美薇等人组成「开心少女组」,成为当时的青春偶像。

  但是随着年龄渐长,清纯玉女形象总是紧紧地束缚住李丽珍,叫她始终无法摆脱,获得事业上的突破。

  于是接连出演两套《蜜桃成熟时》和《爱的精灵》。其中《蜜桃成熟时》更是狂揽一千二百多万票房,要知道同一年李连杰的《黄飞鸿之铁鸡斗蜈蚣》也斩获一千八百多万票房,可见市场之大。

  不久后,李丽珍拍完第三部《不扣钮的女孩》便放话不再拍,之后就转而进军歌坛。

  1996年,王晶以400万的高价诚邀李丽珍再拍《之玉女心经》。

  这一年李丽珍已经快三十岁了,但是看起来仍如出道时一般青春靓丽,只不过多了几分惑人的性感,无怪商人本性的王晶甘心大出血砸钱,甚至舍弃心头爱邱淑贞,转而高价邀约李丽珍。

  单李丽珍一个人当然不足以令《玉女心经》声名大噪,电影的另一位女主角正是初出茅庐的舒淇。

  《》系列可谓是香港中最负盛名的一个系列,《玉女心经》上映之后,无数人找上王晶,想和舒淇吃个饭,其中不乏黑社会人士。

  旁人看到舒淇的性感,王晶却从中品出点不一样的东西,在以卖肉为主的情色里,王晶却生生看出了舒淇的演技。

  他觉得如果继续叫舒淇当一个「脱星」,未免暴殄天物,于是他尝试叫舒淇转型,而这也是舒淇所期望的。

  之后她出演了尔冬升的《色情男女》,在里面本色出演了一个艳星,借角色之口讲述了艳星的不易。

  也许从王晶叫舒淇转型的时候,冥冥中就注定了香港的辉煌,即将成为历史。

  2007年,在香港经营戏院的卢元生终于下定决心,将经营了十五年的香港三级影院鼻祖——太子戏院关闭。

  全盛时候,小小一个香港地就有超过40家三级戏院,从红磡到旺角,从湾仔到铜锣湾,几乎是每隔一个地铁站的距离就有一家三级戏院。

  区别于普通的电影院,三级戏院只播放,任凭其他电影多卖座,三级戏院播放的永远都是当年的那些「经典」。

  电影市场从来都是什么火拍什么。一部《英雄本色》火了,便冒出来一大堆小马哥;一部《赌神》火了,就冒出来赌侠、赌圣、赌后;一部《僵尸先生》火了,就有无数茅山道士出没……

  早些年的风月片无论剧情、角色都为上乘,李翰祥在拍风月片时极为考究,甚至戏中不少道具都动用了真的古董,用心可见一斑。

  但是不是每个人背后都站了邵逸夫这样的大老板,更多的投资商只是看中了这个市场,想要捞一把钱就走。

  剧情和制作的粗制滥造只是没落的其中一大原因,还有一个原因是演员的流失。

  尽管可以帮助演员一脱成名,但是并不是每个演员都可以承受其带来的影响。

  拍摄了《满清十大酷刑》的翁虹就因拍和家人反目,她的父母因为接受不了女儿拍,一怒之下登报发表声明要和她断绝亲子关系;

  被舒淇当做脱星转型的偶像叶玉卿也曾因为昔日拍摄的被婆婆误会,差点断送自己的婚姻。

  甚至在多年之后,她想复出拍戏,对戏的男演员还私下和导演抱怨:“叶玉卿是著名的艳星,我要是和她一起拍有亲热镜头的片子,我女朋友一定会以为我们假戏真做,弄不好会和我分手”。

  拍摄了《之偷情宝鉴》的吴启华就曾表示,自己根本就不想拍,是去到片场才发现自己要拍的电影是,当场他就打算不拍走人,结果制片商告诉他:“不拍也可以,赔偿两千万就行。”

  吴启华那么多年的片酬加起来都没有这个数,怎么赔得起,只好打落牙齿和血吞,咬牙拍了这部戏。

  拍完《偷情宝鉴》吴启华一度对当演员失去了兴趣,想过就此息影,转行做生意。他回忆拍戏的时候,试过被导演喝骂:“启华!大力些去抓叶子楣的胸!”

  外人羡慕他在戏里可以和叶子楣这样的尤物有亲密接触,殊不知拍戏的时候,十多个工作人员围着他,半点旖旎风情都没有不止,简直感觉自己不被当成人看。

  被称为「风月片教父」的徐锦江也曾因为拍摄,长时间地奔波于各个剧组,以至于“失去自我,找不到自己”,最终患上抑郁症。

  最严重的时候,他曾经在深夜站到窗台,望着漆黑一片的夜色喃喃自语,险些一跃而下。

  香港佐敦官涌街30号,有一个不到十平方米的铺面,一帘之隔,里面是只有103个座位的小型放映厅。

  2011年春节过后不久,这里成了不少人的“朝圣”之地。因为这家戏院还有另外一个称号——香港最后一家三级影院。

  这一年的春节刚过不久,官涌戏院就宣布因无力承担涨价80%的租金,将在三月底结业。

  有些「老影迷」还记得,这里最经典的一句话不是某部电影的台词,而是一位售票小姐对一位高龄观众说的:“阿伯你行不行啊,好刺激的喔!”

  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  那些嘲笑油车车主加不起油的部分新能源车主,真该醒醒了,小丑竟然是自己!

  超5000元!最强12代酷睿处理器5.5GHz i9-12900KS海外上架

  郭明錤:苹果15英寸笔记本可能不叫MacBook Air,明年四季度量产

  大虹桥联动价涨3千,浦江镇、紫竹将有新房供应 战地一线广州供地蓝皮书来了